拿Eliza當時參加的那場畫展為例,被強迫參加的夥伴不但要無償共獻自己的勞力和知識,還要被強迫治裝,購買昂貴的高級服飾,以符合兩「夫妻」對服裝的高要求,還要一個人包場,規定要包人數,例如一人要包下10人的份,如果邀約的來賓最後不能到場,也不退款。對於剛出社會,沒有經濟能力的夥伴,Flora和Tim要求大家分期付款,而且她會緊盯款項繳納。如果不願意參加,就會被她電話騷擾,半夜還打電話軟硬兼施,最後夥伴不得已參加。 以下節錄某位夥伴的陳情書: 「從 2019 年底,Flora和Tim萌生舉辦個人畫展想法,並且希望我團隊夥伴包含我自己都能夠成為他們的”天使投資人”,購買門票贊助他們的畫展,為了更快速的集資,定出了參加一定要買套票一套兩人總共 1800 新台幣的金額,並且以不實、浮誇的言語包裝他們的畫展。並且要求我的夥伴Betty作為活動行政總監,籌備期間長達半年。雖然一開始對我們宣傳這是個人畫展跟公司無關,但是在籌備期間行銷他們的活動中又不斷以公司以及公司創辦人願景做連結,並且要夥伴利用活動跟進對象,破題等等,實際情形確實就是與公司掛勾作為包裝。 (…)我也曾經針對此事跟Flora/Tim提出擔憂,但是都被以Betty自己時間控管有問題收場。一直到隔年 2020 年 2 月 14 日 當天,Betty致電給我請求支援製作畫展所用的點心跟胸花,當晚寄宿我家,並與三位其他下線夥伴熬夜協助製作到凌晨三點,隔日清早七點Betty便離開前往會場協助布展。事後我察覺整個畫展的收費與成本不符合,因為所有工作人員都是團隊夥伴,全部都是無償當義工,更要自己花錢參加!當義工還要付費給主辦人! 並且事後Flora夫妻也完全沒有公開所有費用收支。我才開始察覺事態不對。事後Flora/Tim宣布隔年還要續辦畫展,我警鈴大作,於是聯絡我的工作者上線執行鑽石Susan,希望能夠透過工作者上線的力量去導正這些不公平的行為。沒想到Susan不但沒有用公平公正的方式處理, 更是包庇Flora/Tim所作所為,之後轉而協助行銷Flora/Tim舉辦的各種高價收費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