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篇【翻譯與編譯的差異】中,Peggy提到在翻譯、校對的經驗中,有時候會遇到譯者為了追求將譯文盡可能轉換為流暢的中文,會改掉原文的用字。 有時候,作者本身也會主動將內容在地化,例如,把名字改成覺得中文讀者會熟悉的名人。將法國電視主持人改成勵志演說家力克・胡哲,將魁北克網紅Solange改成伍迪・艾倫。我們確實可以肯定法國主持人和魁北克網紅的名氣,在中文世界不會勝過尼克・胡哲和伍迪・艾倫,但這樣做的同時也少了一個讓世人知道法國在流行什麼的機會。 我個人覺得保留法國電視主持人和魁北克網紅,對一本法文書來說,是很自然的選擇。 我這麼說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法文書畢竟是在法國文化的基礎上寫作的。即使將一些人名改成中文,把一些例子變為中文圈子會熟悉的人名,但是其思考方式仍然是法國式的,把名字換成中文式姓名可以提供親切度,但思想文化是否能在地化、受到歡迎,還真是很難說。 例如有一本書中,提到卡內基如今已成經典的「跟誰都能交朋友」,這本書適合商業人士,如果都照著這本書去做,會變得有點虛假,彷彿在扮演某種角色。 其實,這本書是寫給美國人的,而作者自己在不知不覺中,也是寫給法國人的,至少一開始是這樣。我們都是站在自己的文化觀點和經驗,寫給有共鳴的讀者。 所以我覺得並不需要刻意的在地化,因為如果派屈克講的內容我們不能有共鳴,那麼他就算叫做張三李四,我們也不會更有共鳴。我覺得身為一本翻譯書,做自己就好,內容比較重要,行銷可以以後再做的。對我來說,明明是外國人,卻取個中文名,我反而會覺得怪怪的。但對於不習慣用西洋人名的人士,則親切得多。到底哪種翻譯法好?那就要看市場和市場喜好了!早期的中文翻譯,人名都是翻得亂七八糟,但當年資訊缺乏,我們都這樣讀了下來,今日資訊爆炸,讀者喜好也不同,而且看書的人越來越少,很多人都改看部落格和其他載體,或者玩網路了!時代完全不同。現在真的是要有引人的題材,才能讓人買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