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銷讓Peter登上巔峰,卻也讓他跌落谷底,最低谷時他無意識地想要要自殺。

Peter是直銷高階領導人,出身貧寒,小時候吃過不少苦,父母早逝,後來由祖父母用微薄的退休金撫養一家子10幾個人,經常有一餐沒一餐。為了擺脫貧窮、減輕家人的負擔,他不到二十歲就出來做事,一開始就是從事業務,因為業務工作不需要學歷,也能賺到高薪。

有了業務的成功經驗,之後自己也曾開過傳統公司。他在一次機緣下接觸直銷,陸續做過四家公司,最高峰時曾經和團隊創造過幾十億美元的業績,極盛時期,一天到晚都有直銷公司老闆要找他經營團隊。

然而,他營造的業績之高、速度之快,雖然讓直銷公司嚐到甜頭,卻也種下禍根。三間公司都在吃到他帶來的業績後,有的故意拉抬他手下的領導人,壓抑他的發展。由於這些領導人辦活動只會辦他們自己的團隊,只有Peter這個大線頭會為所有人辦活動。Peter不同意光環和好處留給這些人,卻要他噯曖內含光,後來退出公司。退出之後人都跑光了,之前機關用盡,想盡辦法要取而代之的領導人,並沒有他的能耐,瞬間有如泡沫幻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種結果雖是他決定的,卻也自然是毀滅性的,尤其是他身為領導人,將人帶進公司後,即使明明他自己也是受害者,沒拿到錢,下線也會認為是他的錯。並且這些人脈一旦被惡質直銷公司毀了,就再也不會信任他了。即使他們其中有些人曾因為他的幫助而榮登紅寶董事、月入數十萬歐元,他好心讓下線租自己的房子,下線不付房租,佔著房子不走。做到流汗,嫌到流涎,他仍在聽到這些人在背後對他流言蜚語,說他的壞話。

他曾以為自己有很多朋友,然而當他落魄到身無分文時,「朋友」都不見了,只剩自己形單影隻,甚至連家族僅剩的妹妹都無法依靠。以前是他幾萬幾萬歐元的幫家人還債,換他沒錢的時候,妹妹還不明白,他真的沒有錢了,繼續向他要錢。

內外交攻之下,他的健康也一落千丈,他對人性徹底失望。他是真心要幫助這些人,到最後他的房子沒了,所有的身外之物都失去了,這些人在後面批評他的不是,最誇張的是,過了一陣子之後,他們還是回頭邀約合作。為什麼?因為他們知道他會經營直銷。他只回了一句:你不是說我很糟糕嗎?怎麼又回頭找我了?對方往往啞口無言,他最後要求,不要再來找他,並將對方封鎖。

最糟糕的時候,他內心隱約想死。他一向喜歡喝酒,即使沒錢的時候,他也繼續喝。以前,他可以一晚就灌掉幾瓶伏特加、威士忌,沒錢的時候,他只能改喝廉價啤酒。如果有人試圖攔阻他,他就嚴詞以對要對方別阻止。

活著做什麼呢?這一切到底有什麼意義?盡全力幫助別人,結果所有人都說那是他的錯,他從高峰跌落,幾乎滅頂。

他一度差點流落街頭,多虧天公疼好人,給他一線生機。他花了二、三年時間調養生息,才將健康逐漸恢復到可以工作的程度。在這段期間,斷斷續續的合作邀約沒有斷過,令他驚喜的是,即使他淡出直銷界,覺得應該沒人知道誰是Peter了,還是有人時不時找他加入各種事業或直銷。

但即使各種邀約不斷,他也知道如果他卯起來做,即使人脈都沒了,他仍能東山再起,快速成功,但他決定要選擇合作對象。過去他即使知道合作對象可能不是什麼好東西,他也會為了快速成就業績而合作,但是他因此重傷,並且花了好幾年時間療傷。

現在他決定放慢速度、慎選對象,也不再免費牽線介紹人脈。過去他被騙了太多次,介紹的人脈跳過他,沒有告知就私下聯絡他的朋友,將他一腳踢開後,過一段時間再像是無事人找他合作。他們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

他決定有條件釋放這些25年建立起來的人脈。現在,他再也沒有年輕時的精力可以揮霍,即使病情獲得控制,他也不能毫無顧忌的隨意耗盡自己的元氣。

直銷讓Peter重傷,也讓他看到赤裸裸的人性。經歷贖罪般的低谷創傷與洗滌,他以重生般的心情,準備重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