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ma

Emma準備和法國未婚夫回法國結婚。她想帶媽媽參加婚禮,於是跟老公說,婚禮後想帶爸媽去巴黎旅遊幾天,需要講中文的導遊車。她在google上找法國伴遊,看到一個網站介紹華人司機接送,就這樣認識了部落格主人。

部落格主人叫做Flora,在電話中非常熱情,她介紹說她和先生Tim是畫家夫妻,每年都會去法國居遊作畫,她聽到Flora常去法國就倍感親切,不知不覺多聊了幾句。Flora說她和Tim非常喜歡法國,希望能在法國發展繪畫事業,後來Emma在法國結婚,Flora和Tim也來參加,並因此認識了Emma的婆家人,和他們交換聯絡方式。

Flora得知Emma的公公是地方有力人士,就開始籌劃去小鎮開拓繪畫事業的機會。他們連絡上之後,Flora尋找住處,Emma說她不清楚,他們可以找找看附近有沒有旅館,但Flora還是直接聯絡公公詢問可否借住?於是公公的朋友就讓他們和經紀人免費借住家中的房間。這對夫妻在小鎮接受Flora婆家人的招待、吃當地有名的法式餐館,參加當地文化活動,動用Emma小姑運送畫作。雖然夫妻倆和婆家人語言不通,但是事後婆家人對這兩夫妻都很氣憤,覺得他們人生地不熟,竟敢這樣開口動用別人的人脈、麻煩別人,造成別人的不便,對他們虛假、招搖撞騙的行為極度反感。

這些事情,Flora的前經紀人過了好幾年才知道。

誰是這位經紀人呢?

  • Eliza

Eliza也是透過部落格認識他們的,她旅居法國多年,認識這對夫妻,知道他們要來法國,就隨口說可以約出來吃飯。Flora回答說他們吃素,而法國要吃素比較麻煩,所以就不用了。看到這對充滿理想的夫妻,Eliza單純的想要幫助他們,幫他們免費做了一個簡單的法文網站。Flora請她當經紀人,說是經紀人,其實也沒有拿錢,只有在賣掉一副畫之後,在一次回台灣時,Eliza主動提起,這對夫妻才給他們台幣一萬元的酬庸。後來Eliza實在沒有時間也不想繼續幫他們免費翻譯作品年表,就直接告訴Flora她沒空,才結束合作關係。

畫家夫妻在巴黎的時候,找Eliza以經紀人身份陪同他們去找Margaret Crowther,一位經營在巴黎蒙帕納斯Adzak畫室-展覽館的英國老太太。這個地點獨特之處,在於它離趙無極畫室僅有十幾公尺之遙。Eliza對這位英國老太太的印象是禮貌、親切。當她還是他們的「經紀人」時,她曾經幫畫家夫妻跑了巴黎幾間畫室,但Eliza本身住在一小時車程以外的地方,當時孩子還小,利用下班時間再去做這些事實在心有餘力不足,而且她對繪畫界生態完全外行,沒有人脈的情形下,即使有時間跑這些地方,最後恐怕也是事半功倍。

雖然如此,後來Flora加入Eliza的直銷團隊後,由於有領獎金,Eliza也就覺得幫忙是應該的。她讓畫家夫妻借住,幫他們帶產品,並在他們的要求下,幫他們找朋友幫忙帶產品。然而,由於他們要求帶貨的數量過於龐大,最後都引起Eliza朋友的不滿,Eliza的媽媽差點就和Flora吵起來,這些人紛紛向Eliza抗議,Eliza不得已只好對Flora說明真相,但這並不阻礙Flora繼續向Eliza要求帶貨,帶貨到台灣之後,Eliza的人脈就變成他們繼續跟進。

在法國的時候,畫家夫妻也會要求剛認識的朋友讓他們寄放畫作。這是一種他們以後重新和對方取得聯繫的方式。

隨著時間過去,Eliza淡出直銷舞台,直到她回台灣時參加了一次畫家夫妻的畫展。

這次畫展收費一人900台幣,Eliza換算成歐元要20幾塊,羅浮宮每個月一次免費,平常收費最多17歐元,說實話有些貴,但想說平常沒辦法照顧她,回台灣捧個場也是應該。Flora還要求她穿正式,但她並沒有這樣的衣服,就盡量。

到了現場,Eliza發現那就是一個裝潢得頗有味道的公寓,看到餐飲業出身的夥伴親自製作的法式點心和飲料,每個人都盛裝打扮,彷彿要去參加舞會。住在法國這麼多年,這些食材確實好吃,但並不新奇。至於畫展,事實上只有一幅畫,其他都是電子螢幕展示。她感覺有點奇怪,所以這場活動真正的主題是什麼?

在致詞之後,Flora開始講直銷公司創辦人、講團隊,還有抽獎,抽獎的獎品就是公司產品,這樣看來,這次應該算是暖線活動!以軟性活動切入公司產品也是不錯,當時Eliza累得頭昏眼花,也沒多想就回家了。

她沒料到的是,這個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背後積壓著大量鬼故事和冤情,一觸即發。

  • Emma與Eliza

過了幾個月,Emma的貼文吸引了Eliza的眼球,主動聯繫她。這一談之下揭露了這幾年Eliza台灣團隊的內幕。

Flora和Tim用虛假人設違法吸金、詐欺

第一個內幕是:Flora不叫Flora,叫做美花。她假造實際年齡。他們昔日的夥伴綠君小時候就認識美花,美花大綠君八歲,在外人面前說她比綠君小。有一次,綠君的夥伴問她,美花比綠君小嗎?綠君問美花,她該怎麼回答?她說:「你就回她說,我年紀比你小。」

她跟Tim也沒有結婚,只是伴侶。綠君看過美花以前的先生,在花蓮還小有名氣。當美花和綠君聯絡,邀她經營直銷時,美花才介紹Tim是她先生,綠君也沒有多說什麼。這原本也只是他們兩人的私事,但在外人面前,兩人以旅法畫家夫妻浪漫形象的人設出現,呈現的是美好與精緻的品牌訊息,這是第一個謊言。

第二個謊言,是Flora不吃素。如果是尾牙或有機會吃飯,她會吃肉。

第三個謊言,來自這對「夫妻」對下線的吸金、騷擾、霸凌和欺騙。受害最嚴重者,甚至有段時間天天想要自殺。

綠君說:「上次去美國年會,結束後我去拜訪美國友人,要回台灣的時候美花也要我帶一堆貨,都不算我的分數。我行李箱放不下一堆產品包裝,她叫我拆掉盒子放夾鏈袋,再帶去公司。Tim問我為什麼沒有盒子,都放夾鏈袋裏?我就說是Flora叫我拆盒子。」

美花也批評上線,事實上,除了鑽石和團隊最高領導人,她幾乎批評了每一個人:「美花說妳很可憐,過得很不,回錢買機票還多虧她對碰獎金,讓妳有錢買機票可以回台灣。」

這一點著實讓Eliza震驚、氣憤、難過到說不出話。說起來,這些年,她見美花/Flora「夫妻」的次數屈指可數,他們在台灣做的事,若不是Emma轉述、佐證,她完全被蒙在鼓裡,因為即使她和美花/Flora的共同上線來法國指導團隊,上線呈現的是Emma是一個不聽話的反骨下線,更沒有給她這麼多訊息。然而當Emma知道有25位夥伴向直銷公司檢舉美花/Flora,Emma的先生寫英文信向總公司商德部投訴,終於引起總公司重視,並傳給她部份給直銷公司的陳情書之後,她看到氣到晚上睡不好。

以下是Emma寫給商德部的內容節選。

對於四位領導人夫妻/伴侶的指控包括:

  • 濫用上級領導的地位
  • 形成對虛偽、欺騙和惡意的高標準
  • 營造壓力和脅迫的氛圍
  • 違反該直銷公司台灣分公司若干準則和規則
  • 違反臺灣的刑法和金融法

濫用上線的地位,濫用權力,濫用信任。

營造混和壓力、脅迫與感性的氛圍

四位鑽石與紅寶領導人把他們的座右銘「聽話照做」推到極致,同時,這四位領導人經常會大膽地用戲劇性的浪漫和柔和的言辭來祝賀我們,鼓勵我們,感激我們。 

其作業模式為:

  • 使用強烈和明確的措辭,嚴格到近乎軍事紀律化管理,不容許一點質疑
  • 禁止來自不同線的下線夥伴相互交談
  • 禁止下線在某些活動中為他們拍照,不能打卡
  • 夥伴如果不遵守他們的規則,就將他們打入冷宮
    • 一位被打入冷宮的黃金董事下線證詞:「鑒於我們的黃金董事被隔絕,以及她受到的待遇,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服從他們(四位領導人)的規則。 否則,我們將遭受同樣的待遇,成為公司成功領導人的機會將大大減少。

Flora和Tim:

  • 規定下線參加會議每延遲一分鐘罰款1000台幣/30美元(有人不得不支付2000台幣/60美元,且必須現場支付)。
  • 威脅下線如果在話劇中說錯一句臺詞就罰款70美元,該話劇是Flora和Tim以自己的名義編寫的。
  • 拒絕退還賣給下線的活動門票,要求下線不能轉賣部分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