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Eliza當時參加的那場畫展為例,被強迫參加的夥伴不但要無償共獻自己的勞力和知識,還要被強迫治裝,購買昂貴的高級服飾,以符合兩「夫妻」對服裝的高要求,還要一個人包場,規定要包人數,例如一人要包下10人的份,如果邀約的來賓最後不能到場,也不退款。對於剛出社會,沒有經濟能力的夥伴,Flora和Tim要求大家分期付款,而且她會緊盯款項繳納。如果不願意參加,就會被她電話騷擾,半夜還打電話軟硬兼施,最後夥伴不得已參加。

以下節錄某位夥伴的陳情書:

「從 2019 年底,Flora和Tim萌生舉辦個人畫展想法,並且希望我團隊夥伴包含我自己都能夠成為他們的”天使投資人”,購買門票贊助他們的畫展,為了更快速的集資,定出了參加一定要買套票一套兩人總共 1800 新台幣的金額,並且以不實、浮誇的言語包裝他們的畫展。並且要求我的夥伴Betty作為活動行政總監,籌備期間長達半年。雖然一開始對我們宣傳這是個人畫展跟公司無關,但是在籌備期間行銷他們的活動中又不斷以公司以及公司創辦人願景做連結,並且要夥伴利用活動跟進對象,破題等等,實際情形確實就是與公司掛勾作為包裝。

(…)我也曾經針對此事跟Flora/Tim提出擔憂,但是都被以Betty自己時間控管有問題收場。一直到隔年 2020 年 2 月 14 日 當天,Betty致電給我請求支援製作畫展所用的點心跟胸花,當晚寄宿我家,並與三位其他下線夥伴熬夜協助製作到凌晨三點,隔日清早七點Betty便離開前往會場協助布展。事後我察覺整個畫展的收費與成本不符合,因為所有工作人員都是團隊夥伴,全部都是無償當義工,更要自己花錢參加!當義工還要付費給主辦人! 並且事後Flora夫妻也完全沒有公開所有費用收支。我才開始察覺事態不對。事後Flora/Tim宣布隔年還要續辦畫展,我警鈴大作,於是聯絡我的工作者上線執行鑽石Susan,希望能夠透過工作者上線的力量去導正這些不公平的行為。沒想到Susan不但沒有用公平公正的方式處理, 更是包庇Flora/Tim所作所為,之後轉而協助行銷Flora/Tim舉辦的各種高價收費活動。 

(…) 在這兩次畫展(2020-2021)當中,Flora/Tim更是食髓知味,不斷舉辦各種高價位的活動並且用同樣的手法要求夥伴包票,導致我的下線夥伴陷入經濟困難,對經營直銷事業產生質疑。由於長時間團隊要求我們有問題 要檢討自己不能檢討上線、不混線不跨線、聽話照做、負面消息不要往下傳等等錯誤的思想,讓團隊夥伴大家有苦不敢言,本人也曾經在與四位領導人群組中公開提出要公開活動開支、停止舉辦無效活動,仍舊受到忽視;經過這些種種情事,我感受到強烈的無力感,身為團隊的中階幹部,我也無法改變上線的做法以及種種不合理要求,於是萌生去意。」

在2020 年到 2021 年間,Flora和Tim又舉辦了各種超出實際成本許多的日式抹茶活動、和菓子等等,這種公然吸金的違法行為,假系統規定之實,行一己斂財暴政之私,不可取的行為讓許多夥伴徹底失望而離開團隊。有的仍留在公司,因為很喜歡公司產品,認同創辦人理念,只是對領導人有意見,不願意繼續被霸凌和忍受這些不合理的行為,便脫離獨立運作,有的更嚴重的是在傷害之後,再也不相信直銷,覺得這間公司被過度美化,領導人更是被神化,最後還不是一樣搞個人崇拜、嫉妒並排擠有能力、個性較叛逆的夥伴。這些領導人拿著規定要求夥伴,自己卻到處招搖詐騙。有的夥伴被壓榨到後來,連吃飯的錢都沒有,卻被一天到晚說是他自己的問題,有時在公司被Flora和Tim斥責,到了其他夥伴看不下去的地步,還被要求去麥當勞打工,拿不出錢來只好向女朋友借錢,引起女朋友質疑,事情發展到後來和他說的完全不一樣,而要求分手,弄到後來夥伴嚴重憂鬱症,天天都想要自殺。

像這樣可憐的夥伴,本來有中階領導人可以擋著,中階領導人被架空後,食髓知味的高階領導人下來橫徵暴斂,荼毒民間,跟共產黨沒有兩樣。再晚一步,這個原本懷抱夢想的年輕人也許就救不回來了,而其他不想被暴政統治,又沒有能力獨自經營的夥伴,從此退隱江湖,再也不願意聽到直銷兩個字。

高階領導人知情包庇,自己偷賺25%獎金

2018年,公司推出新制度,宣布某新產品第一次售出給新舊顧客時,直銷商可領25%零售佣金,做法是直接獎勵直銷商產品金額的25%,不再產生分數也不會往上跑,產生組織獎金。Susan鑽石要求各領導人,不能賺優惠顧客這25%,要直接推他們經營,只能賺組織獎金的10%,包括法國的Eliza也得到這個訊息。理由是這個獎金不利於組織發展。

2019年的台灣年會,系統領導人禁止成員參加,理由是抗議台灣公司不處理讓某位其他團隊的鑽石,說他以不正當方式經營直銷。事實是,該高階鑽石以這樣的方式達到全台灣收入第一名,蓋過系統領導人,以往該領導人每年都在年會中壓軸出場,以第一名之姿接受大家的歡聲雷動祝賀,當年他只有第二名,這樣出來不好看。

此外,2019年系統有一位領導人Mary不顧禁令參加台灣年會。Mary和台灣行政團隊聊天,才發現當年25% 新產品獎金,系統領導人是全台灣第一名,第二名是Susan,第三名是Cindy(旁線鑽石),但這個排名並未公布在台灣年會上。9月有夥伴與台灣總經理談詐騙案時證實此事,Susan鑽石確實有領25%,且是前三名,但此一偷吃的證據都被高階領導人集體掩蓋。Mary向夥伴告知此事,她的錄音被系統領導人輾轉聽到之後,Mary被冷凍,不得不退出組織,另創系統繼續經營。這意思就是:上線禁止下線追隨公司獎金制度,但自己爽賺25%然後繼續領組織獎金,不小心領到此獎金的夥伴還要因此道歉。還有比這更變態更不公平的事嗎?

假夫妻央人免費帶外國貨,回台灣賺取暴利

Flora/Tim還會透過夥伴從美國帶貨,然後在台灣高價售出,等到台灣上市時,發現台灣售價比他們的價格便宜好幾百元。Eliza驚覺自己當初好心幫Flora/Tim帶貨、動用人情幫他們帶回台灣省運費,最後是假夫妻賺取暴利、欺騙夥伴。對於自己被這兩位認識不深的下線利用,口口聲聲說「是做好事、是自用」,間接在不知情下為虎作倀,十分光火。當初Susan鑽石買了Tim兩幅售價幾十萬台幣的大畫,Tim是透過Eliza才會認識Susan,理應支付佣金,但Eliza從未拿到酬庸。反正她也明白,如果不是因為是Flora上線有領獎金,Flora一毛錢都不可能付給她。

假夫妻透過鑽石申訴

Flora/Tim假夫妻詐騙事件舉報後,公司表示無法向領導人要回被詐騙的款項,因而透過民間團體召開調解委員會,做為法院提告前的最後一步。之前規定夥伴遲到一分鐘要罰一千元的Flora和Tim,從頭到尾沒有出現,讓夥伴空等一小時。

而公司呢?經過四個月申訴、補繳證據,終於得到公司回覆該惡質領導人被撤銷經營資格的訊息,但是,嗯,Susan鑽石要幫這兩位「100%複製」她的好夥伴申訴。

Susan鑽石也沒有面對事實,只向下線夥伴說「感受到她的憤怒」,傳輸「靜心」訊息,說「希望你們快樂」。值此關鍵時刻,加害人還有允許加害人繼續囂張的幫兇採取實際行動,真誠的向受害者道歉、懺悔,似乎比繼續建議、要求受害者「靜心」更實際。加害人有什麼立場再給受害者建議?大野狼拿什麼立場給反抗的小白兔?要他們停止掙扎,放棄反抗?事實證明,大野狼最怕的就是小白兔聯合起來反抗。小白兔聯合起來反抗的時候,他們將會沒臉出門。

Flora和Tim向來對公司行政人員頤指氣使,言行彷彿是他們的老闆娘,平時卻不喜歡下線和行政人員關係良好,好像處處都在防下線。結果事情爆發後不敢自己出面要求上訴,反而是透過Susan出面。

由於實際損失的金錢並非幾百萬幾千萬之譜,而直銷在台灣也不是第一天有詐欺醜聞,夥伴心裡很清楚,被假夫妻強迫捐獻的錢,大概是追不回來的了。夥伴要求公司,務必阻止這對假夫妻永遠不能再以其他名義重新加入。

緊張緊張緊張、刺激刺激刺激,這間有商德部的公司到底有沒有商德,還是傷德?下回為大家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