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經常可看到關於企業內中階主管的各種情形描述,直銷裡也有中階主管,但情形略有不同。直銷雖然號稱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老闆,但由於必須團隊作業,所以中階主管十分重要。對於高階領導人來說,一個團隊是否有足以獨當一面的中階主管,決定了高階領導人是否能夠過著一年出國四次,一次三個月的日子。對於基層組織成員而言,有沒有一個有力的中階幹部,決定了他們是否能安心學習和茁壯。

黃金董事Emma的團隊即是其中一例。她的個性是有話就說,不合理的事情不會埋在心裡。這樣的特質被她的上線領導人視為眼中釘,並以必須每會必到,不然就一次都不用到的家規進階詮釋架空。結果她自己的下線夥伴們便被上線接收,而德威,其中一位下線,在某種程度上填補了Emma的空缺,並且越級直接向上線領導人報告。雖然他也不爽上線的做法,但是他顯然深諳直銷厚黑學,知道如何跪舔上線、跟著上線剝削下線,忽視其中的不合理,忠實交代上線指令,對於無法執行或執行有困難的下線視若無睹。如果下線迫於壓力執行,但是做得非常心不甘情不願,甚至痛苦到憂鬱症邊緣,他也只是丟下一句:「啊自己願意做的要怪誰?」

在德威這樣的上線加持下,高階領導人對下線的剝削再無遮攔,每一個人都痛恨作威作福的高階領導人,也痛恨更高階卻不作為、到最後一刻都盡力掩護其罪行的鑽石。到後來,真正令人寒毛直豎的不是在台前發號施令的代理中階領導人,或者執行集權式管理的高階領導人,而是那一向以療癒系形象出現,開口閉口吸引力法則的鑽石。這就是為什麼,在協調會外,原本平時眾人歡呼簇擁的鑽石走向夥伴時,夥伴的反應不是上前問好,而是直覺的倒退一步。

另一位黃金董事也遇到類似情形。她在的時候,提供夥伴一個遮風擋雨的健康成長環境。當她從組織中引退時,下面願意留下來學習,但不了解領導人真面目的小夥伴們,由於尚未成熟、無力抵抗領導人淫威,一個一個都陣亡了。

高階領導人Peter的中階幹部,則都是一些習慣單槍匹馬做事的領導人,透過網路作業。這些人,事實上沒有多少人會跟隨,所以最後組織也無法持續,無疾而終。

直銷和傳統企業最大的不同在於,當中階幹部不夠堅實、或者被架空、離開時,傳統企業還有可能繼續存在,但是直銷組織,多半就會面臨快速崩壞的命運,因為高階領導人再厲害,也不可能同時做一百人的事。